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医院

旗下栏目: 医院 教育 体育 网络

“蜗居”医院一个月无人问津 老人期盼回家

来源:扎兰屯新闻网 作者:扎兰屯新闻中心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8-14
摘要:7月7日22时10分,包医二附院急诊科接到急救电话,在青山区沃尔玛超市南侧的华香面粥店不远处,接回一名昏迷的老人。

夜间出诊,接回无名老人

7月7日22时10分,包医二附院急诊科接到急救电话,在青山区沃尔玛超市南侧的华香面粥店不远处,接回一名昏迷的老人。

老人被接回医院后,得到了细致的检查,在老人的病历上清晰地标明:“老人四肢可见自主活动,未见恶心呕吐、未诉胸闷气短,无大小便失禁、无抽搐。查体后发现,脉搏87次/分,呼吸19次/分,体温36℃,血压正常。”急诊科李护士长说,为进一步确诊老人有无其他疾病,还给老人做了心电图,从一系列的检查结果来看,老人生命体征一切正常,并无危及生命的急病。

在留院观察中,医生确定老人的左脚有坏疽,并在其脚部发现多个蛆虫,在老人留院期间,此处伤口已被处理好。老人意识清楚,但言语表达不清,对自己的姓名、年纪都说不清楚,也无法提供家人的联系方式,因此已具备出院条件的老人,只能滞留在医院里,成为一名“编外患者”。

一日三餐,医生悉心照料

7月31日下午,记者在包医二附院急诊科与儿科门诊间的过道内见到了这名老人。老人躺在一个铁质担架上,身穿新换上的病号服,旁边放着矿泉水。见有人来看他,老人还勉强半抬起上身。记者询问老人的姓名和家庭住址,老人只能用“啊啊啊……”来回应。见记者离开,老人又继续躺下睡觉。

“别看他口齿不清,渴了、饿了都会大喊大叫。前几天,他还骂起来人来,嫌大家怠慢。”医院急诊科担架工小班说。为此,医院特意将老人安排在一楼导医台后面的休息区,怕夜间接急诊打扰他,大家还拿来了屏风为其遮挡。“平时老人就是睡着不动,拉尿经常在裤子里,大家只能勤为他洗澡换衣服。白天他嫌病房里闷,我们只能把他抬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,晚上或下雨的时候,再把他抬回来。”小班说。

因为身边没有其他亲人,老人的吃喝也成了问题。李护士长说,没办法,大家吃饭时会轮着给他多打一份饭。“昨天中午吃的鱼香肉丝和米饭,早上拿面包和馒头问他要吃啥,他拿起面包就吃。”李护士长说,医院里好多患者家属,看到老人也自发地给一些吃食,老人对此有些挑剔,“他要吃软的,饭太硬会发脾气。”

查询遇难,老人回家无门

“我们也尝试着与老人聊天,询问其姓名和家庭住址。”包医二附院保卫科科长许勇说,上周他们看老人身体状况好转,尝试着跟他聊天,经过老人连比画带猜,他们觉得老人可能叫张占文,家住固阳县。他们联系到辖区幸福路派出所,根据老人提供的名字和大致年龄,通过户籍系统查找,发现有两个人的身份信息与老人基本相符,可拿照片一比对,出入都比较大。

“老人提供的这个名字可能是他本人的名字,也可能是他孩子的,我们也无法进一步筛选。”许勇说,为此,他们与固阳县公安局取得联系,询问近期有无报失人员,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。

据悉,老人“蜗居”医院后,医院还试图与民政局和救助站取得联系,寻求帮助,却最终无果。记者与青山区民政局取得联系,询问能否由该局对老人实施救助,社会事务股李主任说:“我们采取的是先就医后救助的原则,考虑老人目前的实际现状,其问话也回答不清,我们无法找到他的家乡,如果交给我们,也只能是把他送到市救助站,由救助站供养起来。”

李主任还表示,全市的救助站统一由市级管理,地方旗县没有设立救助站,正赶上这几天市救助站正在实施拆迁,他们是租的房子,床位也比较紧张,如果7月31日完成提交救助报告的话,估计两三天后,市救助站会统一解决老人的问题。

责任编辑:扎兰屯新闻中心